行政处罚决定如何不再成为一纸空文书

  发布时间:2015-06-19 19:35:42 点击数:

 □法制日报记者潘从武 □法制日报通讯员王维

  “骨头案”是很多法官对非诉行政执行案的称谓,其大多与环境保护、国土资源、劳动保障、综合执法等行政执法有关,案件涉及的问题也往往较为复杂,且容易激化矛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级法院在非诉行政执行案中,探索出了一些有益的办法。

  不让行政处罚成空文

  何为“非诉行政执行案”,简单说,就是对具体行政行为的强制执行。

  今年年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人民法院执结了一起典型的非诉行政执行案件,这也是该院今年第一起非诉行政执行案。

  张某在白碱滩区经营一处电话亭,除销售报纸杂志,还销售饮料。2014年6月,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张某销售过期饮料。白碱滩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调查后认为,消费者投诉情况属实,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对张某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其销售的超过保质期的食品,没收违法所得9元,并罚款2万元。张某收到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后,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提出申辩,也没提出听证的申请,而是对行政处罚置之不理。直到2014年12月,因他没有自觉履行法律义务,白碱滩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向白碱滩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白碱滩区法院经审查后,依法裁定准予执行。

  今年1月8日,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向被执行人张某发出执行通知书,要求其立即履行《行政处罚决定书》确定的义务,但张某仍不履行。执行法官多次找到张某,对他说服教育。因张某暂时拿不出执行案款,他向法院申报个人财产后,请求法院暂缓执行,想办法筹集案款。1月21日,经过多次督促,张某才将案款交至法院执行局。

  执行法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非诉行政案件的执行移交法院,就是借助司法程序使行政机关的处罚决定书不要成为一纸空文,有效制裁行政相对人的违法行为,否则在一定程度上会使行政执法机关的行政执法失去威信。”

  召开听证会严格审查

  当然,法院在办理非诉行政执行案时,并不会毫无原则支持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

  自今年1月7日起,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跨区审理行政案后,截至3月15日,该院已受理非诉行政执行案件18件,其中11件因超过申请执行期限被裁定不予执行,5件行政机关因送达程序有误申请撤诉,只有2件法院裁定准予执行。

  因8家个体工商户长期欠缴城市卫生费,昌吉市城市管理部门多次催缴无果,遂对他们分别作出行政处理决定,追缴城市卫生费共计3万余元。下达行政处理决定后,这8家个体工商户仍拒不缴纳,行政主管部门向昌吉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4月初,该院行政庭对这8起非诉行政执行进行审查,同时召开听证会。会前,法院向被执行人送达了听证会传票,其中5名被执行人准时到庭听证,并主动缴纳了拖欠的城市卫生费,剩余3名被执行人未到庭,之后该院对未到庭被执行人案件作了书面审查。

  “听证会上,法院充分听取被执行人和行政机关的意见,并结合案件情况作出不同处理。同时,法院还要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确保进入执行程序的行政决定已具备法定执行效力。”该院行政庭法官表示,法院会督促行政相对人自动履行,如其拒不履行,则依法作出准予执行裁定,移交执行庭进行强制执行。

  “执行前我们会严格审查,不符合要求的,法院就会裁定不予执行。在适当的时候,向有关行政执法机关下达司法建议书,从法律的角度督促其规范行政执法行为。”该法官表示。

  记者了解到,2014年,新疆全区各级法院在审结的行政案件中以撤销、确认违法等方式判决行政机关败诉234件,占结案总数的11.28%,切实维护了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

  非诉行政执行案猛增

  “2013年我局受理的非诉行政执行案只有9起,2014年猛增到30起。”近日,新疆阿克苏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杨宗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据他介绍,按案由分类,非诉执行案大多与环境保护、国土资源、劳动保障、综合执法等行政执法有关,而其中房屋征收非诉行政执行案占所有案件的50%以上,也是执行难度较大的一类。

  因城市改建需要,政府部门会对拟征收国有土地上房屋发布征收公告,之后与居民达成补偿协议,并要求居民在规定期限内腾出房屋,而居民如对房屋征收决定等有异议可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可如果居民未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也未按照补偿决定确定的义务实际履行,经催告后,居民仍然拒绝腾空拆迁房屋,那么相关部门可依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房屋征收补偿事关被执行人重大权益,为确保审查程序公开、公正,法院对此类案件都会充分听取被申请执行人的陈述和申辩,更加审慎审查此类案件。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为了避免激化矛盾,法院要扮演多种角色,既要监督和保障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又要注重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在向被执行人释法析理、说服疏导的同时,又要对拒不履行行为进行惩戒。”杨宗虎说。

  杨宗虎介绍:“因前期政府工作依法扎实有效细致,当事人大多都能理解并支持,除了极个别案件做了强制执行外,其他案件均顺利依法履行。”

  客观上,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中也存在处罚不太严谨之处,如文书送达不及时,引用法律法规不完整等。“法院作为最后一道关口,对这类案件既要做合法性审查又要做合理性认定。”杨宗虎说,要帮助行政机关及时补正细节,提高依法行政的水平。

  杨宗虎表示,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执行条款只有35条。“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在破解执行难、规范执行权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但执行当中的问题还是时有出现,尤其是非诉执行案件增多,案件愈发复杂,且容易激化矛盾。同时,从执行实践看,公民的法治意识不够强,企业法定代表人的法治意识也较弱,尤其是诚信缺失。”

  杨宗虎建议,应该出台一部法律,将执行工作列入强制范围。通过强制执行的立法,迫使当事人不敢违法、不想违法、不愿违法,才能使法院执行在“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最后一个环节”上发挥作用。




上一篇:女子47万买拆迁房遭遇产权诈骗:房子无法拆迁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